今天是: 

專業團隊拓展團建領導品牌  |中國拓展培訓協會(CETC)會員

首批CETTIC認證培訓機構    |國際體驗式培訓協會(AEE)會員

咨詢熱線:0755-82385699

咨詢顧問:15994839177


精品閱讀

當前位置: 網站首頁 > 資訊中心 > 精品閱讀 > 精品閱讀 >

中日圍棋差距,曾比軍艦的差距還大

作者:極度體驗小編  |  分類:精品閱讀  |  評論:0人  |  瀏覽:  |  發布時間:2015-01-15


關鍵詞:中日,圍棋,差距,曾比,軍艦,的,還,大,這是,
 
摘  要:這是一篇舊文,看過的朋友可以忽略。雖然是紀念吳清源先生,但寫的是吳清源時代之前的故事。那些喜歡抄襲文章的,務必注明作者出處。 一、 眾所周知,我的主業是讀金庸,而金

這是一篇舊文,看過的朋友可以忽略。雖然是紀念吳清源先生,但寫的是吳清源時代之前的故事。那些喜歡抄襲文章的,務必注明作者出處。

一、

眾所周知,我的主業是讀金庸,而金庸喜歡圍棋,據說有業余三四段的棋力。對他的棋力我很懷疑,但他對圍棋的熱情應該不假。這可能和他的家鄉浙江海寧有關。

人們一般只知道海寧出詩人,什么朱淑真、查慎行、徐志摩等等,但不大知道海寧還出圍棋國手。清代最牛的兩大國手,一個范西屏,一個施襄夏,都是海寧人。號稱晚清“圍棋之璧”的陳小仙也是海寧人。

我要講的圍棋故事卻不是那個時代,而是從1909年開始。

那時候,甲午戰爭已經過去了15年,義和團“拳亂”也過去了近10年。天朝對小日本已經完全認慫,徹底承認自己玩打仗、搞政治、搞經濟統統不如人了。所以當時盡管湖北的饑民已經餓到搶米店,那邊清廷還派人帶10萬塊錢去助賑日本的水災。

但我天朝人還是剩下了一點點自尊的:咱們總還有一些比小日本強的吧!比如遛鳥玩狗喝茶下棋,小日本能玩得過咱嗎?

然而真相是:哪怕下棋,咱也下不過小日本。

我敢說,當時我天朝和日本在圍棋上的差距,比在軍艦上的差距還大。

二、

當時,中國圍棋界有一位總舵主——段祺瑞。

金庸告訴我們,段氏一族不但武功好,而且有下圍棋的光榮傳統。一代高手段譽先生甚至吃了春藥還能下圍棋,可謂震古爍今。要換了我,別說吃春藥了,吃點感冒藥都會犯困得連軍旗都下不成的。

段氏一族傳到了段祺瑞手上,武學衰微,什么一陽指、六脈神劍統統沒學會,唯獨愛下個圍棋,不管當北洋軍閥還是國務總理,他都在家里大搞圍棋俱樂部,客人來下棋還發獎金,搞得家里各路棋手川流不息。

據說段府每個月花在圍棋上的錢有上千元。要知道,當時北京普通四口之家,一個月伙食費也就是十來元。不然你以為人家段祺瑞“圍棋北護法”的外號是白給的。

問題是,如果段祺瑞一輩子只和中國人下棋,那也就算了,反正大家都哄著他玩。只是no zuo no die,段先生覺得和中國人下棋不過癮,非要去找日本人下棋。這一下,就下出事來了。

當時老段在保定軍官學堂當總辦。保定一帶日本僑民多,段先生和他們下棋總是贏,便留下一個印象:日本人下棋臭。

然而走多了夜路,終于碰到鬼了。一個名叫中島比多吉的日本人路過保定,據說會下圍棋。

段祺瑞大喜,又有了痛宰日本人的機會了!他邀中島下棋,結果是——大敗。

老段不服,再戰,結果——連敗。

老段吃驚不小:“你丫這么厲害,想必是日本頂級高手?”

“頂級高手?”中島差點沒噎死,“俺只是個業余棋手,在俺們那疙瘩還有更厲害的職業棋手咧!”

老段死活不信。謊言,肯定是謊言!多半是小日本找個絕世高手冒充屌絲來羞辱咱來啦!

這一招咱老祖宗不就玩過嘛。唐朝宣宗的時候,日本圍棋第一高手小林勝雄來挑戰,我大唐第一高手顧師言就冒充屌絲應戰,下出一招千古名棋“鎮神頭”,贏了不明真相的小林勝雄。就好像趙敏對波斯明教吹牛逼:“金毛獅王在中土明教中排名第三千五百零九”,咱老祖宗玩剩下的套路,嚇唬誰啊?

段祺瑞一捋袖子,告訴中島:小樣你等著!俺大中華有的是高手來削你!

五千年的風和雨啊藏了多少夢,八千里山川河岳像是一首歌,還能讓小日本猖狂?

三、

段祺瑞氣呼呼跑回北京,召集了一群高手,什么“龍霸天”“震八方”之類,都是他府上圍棋俱樂部里的猛將,組成段家軍,氣勢洶洶來削中島了。

“呔!你這中島由紀惠……啊不,中島比多吉,快快受死!”

對戰開始。中方高手剛惡狠狠地一落子,就把中島嚇尿了。

別誤會,不是因為中方高手的棋好,而是因為他們的下法實在是太古老了!太OUT了!

中島驚呼連連:“什么?你們居然還在‘座子’?!”

解釋一下,所謂“座子”,是上古圍棋的一種規矩,下棋前要先在4個角星位交錯放黑白各2子。

中方高手不爽了:“大驚小怪什么?難道你們島國下棋不‘座子’?”

中島囁嚅地說:“‘座子’限制了圍棋的變化,俺們早在戰國的織田信長時代,就由大棋士算砂把‘座子’制度廢除鳥!”

他的潛臺詞是:乖乖,都20世紀了,你們居然還在下兩千年前發明的上古化石圍棋!

段家軍和中島鏖戰多日,一開始還能獲勝。但一個月下來,中島慢慢摸清了中方的棋路,段家軍連戰連輸,眼看頂不住了。

他們慌忙找到段祺瑞:老大,我們陷了,敵軍實在太猖狂啊!

段祺瑞震驚了:快!快請張樂山、汪云峰來!

四、

張樂山,一代圍棋名家,長居北京。據說當時上海圍棋高手搞擂臺賽,每局棋不過五銀元,張樂山一到上海開價就是每局十銀元,可見霸氣側漏。

汪云峰,著名棋手,棋風凌厲,最善亂戰。

兩大高手飄然出現在中島面前,咣咣一通猛砸,中島不敵,吐血數升,大龍憤死。

兩大高手正要慶祝勝利呢,卻見中島趴在棋盤上,喘息著說:“俺有個朋友,叫做高部道平,正在朝鮮旅游,那可是比俺更厲害的職業棋手,你們敢會會他么?”

張、汪兩大高手傲然一笑。

爾要戰,便來戰!讓世界知道我們都是中國人!

段祺瑞對此非常支持。他相信,日本“職業棋手”再強也不會比中島強多少嘛,在張、汪兩大高手面前絕討不了好去!

這種自信,很像《三國演義》里的冀州牧韓馥先生。韓先生給我們留下過一句充滿自信的千古名言:“吾有上將潘鳳,可斬華雄!”

五、

當段祺瑞攜兩大高手見到高部道平時,差點沒仆翻過去。

眼前這個28歲的小青年,毛才剛長齊的屌絲浪人,居然還號稱是什么比中島更厲害的“職業棋手”?

汪云峰先上。他發揮特長,落子如飛,大刀闊斧,一通猛攻!結果是——大敗!

張樂山再上。他吸取教訓,穩凝如山,綿密厚重,招招致敵!結果還是——大敗。

分先平等對局是不行了,改成讓子。高部道平讓張樂山二子,前后共弈近八十局,張樂山僅勝十三局。

消息傳出,震驚棋壇。

國人不服:北方沒有高手,難道南方也沒有嗎?就像《連城訣》里,絕頂高手里除了“北四怪”,還有“南四奇”咧!

于是乎羽檄星傳,浙、皖、淞、滬、揚南方數省高手齊集,邀戰高部道平。交手的地點定在一個龍盤虎踞的地方——南京。

領銜出戰的正是中華棋壇的“南四奇”,他們是陳子俊、丁學博、王彥卿、范楚卿。這四大高手,有的善戰,有的善守,有的善屠龍,有的善官子,個個是一時之雄。

高部道平欣然赴會,金陵棋戰就此揭幕。

王彥卿、陳子俊先上,結果大敗,被高部道平打到讓兩子。其余南方諸省高手也紛紛脆敗。

碩果僅存的只有丁學博和范楚卿了。

范楚卿出馬挑戰,仍被打到讓2子。“與對子,皆大負,受二子,仍負。”

圍棋里讓2子是什么概念?往大里說,幾乎是職業水平和業余玩票的區別。舉個例子,1988年我國首屆“晚報杯”業余圍棋賽,職業高手PK業余高手,規則就是讓2子。

陣中惱起了老將軍丁學博。他雖年事已高,毅然出戰,結果又被打到讓2子。

至此,南京之戰,江南高手盡墨。

王濬樓船下益州,金陵王氣黯然收!

當然,上述幾戰是陸續完成的,不是同一地點。但大致情況如上文。

我常常想,古龍的《浣花洗劍錄》里,東瀛刀客孤身打敗中華群雄,是不是就是從這一段抄來的?

六、

金陵之敗,讓國人徹底傻眼了。

打仗打不過小日本,咱認了;但是連下棋都下不過小日本,我們不服啊!

一個圍棋的發源地,一個涌現過顧師言、黃龍士、徐星友、范西屏、施襄夏、無崖子、段延慶、鳩摩智等圍棋大師的煌煌大國,現在居然衰到這種水平了?

國人試探著問高部道平:“喂,聽說你們島國的職業棋手都是有段位的,就好比俺們丐幫有布袋,想必您一定是個九段高手啰?”

高部道平嚇了一跳:“九段?你們想嚇死俺是吧?別害俺回去被師父師兄們笑話啊!俺只是個四段好吧!”

國人不解,猛揉腦袋:“四段是個什么檔次?”

高部道平連連搖頭:“這么說吧,在俺們那疙瘩,五段以上才能算是高段啊!”

他還說了一段讓國人如雷轟頂的話:

“俺們島國的圍棋,高手如云,奇才輩出。最猛的門派一個是‘本因坊’,一個是‘方圓社’,相當于明教和少林派;俺充其量也就是‘方圓社’的一般水平,也就和你們全真教里的什么尹志平、趙志敬之類差不多。說句不中聽的,你們的高手到了俺們那里,弄不好也就是個鹿清篤啊!”

寂靜,死一般的寂靜。

過了好久才有人問:“有什么辦法可以見識一下你們的真正高手呢?”

高部道平抓耳撓腮:“要不,你們湊點錢,俺試試看能不能把俺大哥——廣瀨平治郎六段請來?”

“湊錢!馬上湊錢!”段祺瑞一把揪住兩個最有錢的土豪朋友——中國銀行總裁王克敏和大富豪李律閣,“一定要把廣……廣那個什么六段請來!”

七、

廣瀨平治郎六段一聽,你找爺?爺來了!

他帶來了更殘忍的真相——面對高部道平,張樂山等還勉強可以只受讓2子。但面對廣瀨平治郎,中國高手統統被讓3子,還是輸的多。

至于段祺瑞自己,對陣高部道平都要被讓5子,對廣瀨平治郎估計要被讓7子、8子了。

可以想象,當時中國圍棋人的心情。

就像你閉門造車,苦練多年,自以為天下無敵,興奮地跑到終南山上去挑戰王重陽,結果被第四代弟子一掌KO,連丘處機、尹志平的面都沒見到。

換了是你,你什么心情?

當時圍棋圈幾乎所有人都產生了同一個念頭:俺們的棋,可不能再這么下了!

人家島國的圍棋改革創新已經幾百年了,俺們還在把兩千年前的“座子”當寶貝。這種棋能不輸才見鬼!

當時一個叫李子干的人,目睹中國圍棋慘敗,憤懣而感慨地狂寫了十首《詠棋》詩,有一首是這樣的:

“古法拘泥計本疏,兵情頃刻不相如。趙家十萬長平骨,誤在將軍讀父書!”

我們國家的好多改革都是吵來吵去的,但是在當時圍棋改革的問題上,大家出奇地一致。

因為圍棋可以分勝負。你要搞文學改革,肯定有人和你吵:憑什么新文學好,舊文學壞?憑什么不學老祖宗的要學人家的?但是圍棋不太存在這個問題:不服是吧?不服你出來走兩步?

八、

從此,圍棋學日本掀起一大波高潮。1917年,段祺瑞送青年顧水如赴日本學棋;1918年,段祺瑞等促成“方圓社”棋士廣瀨平治郎訪華;1919年,又促成日本青年高手瀨越憲作訪華;同年年底,邀請日本第一高手本因坊秀哉訪華,震動一時——被鹿清篤打倒的國人,終于算是真正見到王重陽了。

到了1928年深秋,史詩般的一幕出現了。14歲的福州青年吳泉東渡日本學棋,歷經磨難,終成為一代宗師——吳清源。

當然,吳清源的成功,是日本圍棋圈里的事,不代表中國圍棋的崛起。我們超過日本仍然是后來的事。

近百年后的今天,日本人的圍棋玩不過咱們了。咱們現在派一批90后去,都能把他們的九段殺得稀里嘩啦。

讓我們的目光穿越百年時空,重回到當年那塊棋盤上。在微弱的光芒中,仿佛又看到了“臭棋簍子”段祺瑞,他正被高部道平殺得大敗,底褲都輸掉了。

我經常想,段祺瑞這種舊軍閥怎么沒有把桌子掀了,怒吼一聲:“老子不下了,走,上街砸日本車去!”

 

?

版權所有:深圳市極度體驗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
Copyright © 2009-2019 深圳極度體驗拓展訓練網站 版權所有 www.3889067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
咨詢顧問

咨詢顧問

免費咨詢

返回頂部返回頂部
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开奖结果 排列五玩法说明 哪家理财平台可靠 江苏快三下载官方网站 近50期排列五开奖历史 当前上证指数 理财平台被骗十多万能找回来吗 单双中特资料更新中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四川金7走势图哪里看 腾讯5分彩走人工计 北京快中彩app 广西快乐十分十分视频 华东15选5带坐标连线 极速快三官方官网58ak